媒体观察

东体 恩朗愿助申花飞得更高

发布时间: 2010-07-20    来源: 东体

        你不知道,我多想上场帮申花取胜

        Latina是恩朗在上海时常光临的餐厅,他和此地的巴西老板早已相熟,两人见面热情地拥抱一通,后者给他找了一个临窗且正对电视屏幕的位子坐下。

        电视里,申花主帅布拉泽维奇正在感叹自己初到俱乐部时遇上的困境,以及与球员的沟通存在的巨大问题。恩朗若有所思地凝视着电视画面,他并不想知道主帅确切讲了点什么,他只是很警觉地问,“为什么要放他的采访?这应该是很久之前的采访了。肯定是有什么问题了。”他很气恼自己之前的腿伤又在热身赛里复发,以致于联赛下半段的第一场比赛就不得不缺席。他不能和球队一起出征,而守候在宾馆的电视机前看完整场比赛,更让他体会到有心无力的挫折感。

        “我看完比赛,就给家里打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心里非常苦恼。”服务生把烤鱼串拿到他面前,恩朗摆摆手将他打发走。“一个球员受伤的时候是最脆弱的时候,生活中的一切都因此而变得不顺心。吃东西没有胃口,觉也睡不好。你不知道,我是多希望上场帮助申花取胜。”他希望球队可以尽早恢复,“一支球队,好与不好,都和外援直接相关。尤其是输球不顺的时候,那一定都是外援的责任。我在中东踢球那阵,球队降级,当地警察局不得不派出一队警察整天包围我的房子,就怕它被愤怒的球迷一把火烧个精光。”像是自我宽慰似地笑一下,“其实,足球踢了这些年,什么都见识过了。原本,我也不该对一次受伤这样介意……”

        文身铭志,梦想带领申花飞得更高

        说着,他突然眼前一亮,“给你看样东西。”哗地站起来,把身体背过来,撩起了自己那件白底黑边的DOLCE&GABBANA背心。一双巨大的黑色天使翅膀,撑满了他的整个背部。在这双翅膀的上方用法语写了一行花体字:“Dieu Est Amour”(上帝是爱)。

        他掩饰不住的得意,并且一再追问,“怎么样怎么样?好看吗?”一脸急于渴望得到认同的表情,“摸摸看,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文身,洗都洗不掉的。”恩朗说,自己从6年前就开始想要一个文身。但是文身之后伤口容易感染,有几天是不能出汗的。因为比赛频繁,这个愿望被搁置了很久。直到这次受伤,让他终于有时间付诸行动。他在网上搜到了文身店的地址,考虑到对方和自己肯定无法交流,就把图案印下来带过去。花了整整5个小时,收费8000人民币。他觉得文身并不是那么疼,只要文在肌肉多的地方就行。他原本想文在头颈上,但是那里肉太少,吃不消。他的下一个文身考虑纹在六块腹肌的地方,这里最抗疼痛。

        恩朗之所以文一对巨大的翅膀,是希望天使们能帮助自己在职业生涯中展翅高飞,并且希望凭借自己的能力带领申花越飞越高,飞向最高的荣誉。他巴不得在下一场比赛中就能进球,这样他就可以脱掉球衣庆祝,秀一把背上的文身……裁判如果要掏黄牌,就让他掏吧。遗憾的是,与河南建业的比赛,因为王大雷的意外受伤打乱了主帅布拉泽维奇的部署,恩朗只能在替补席上坐满了90分钟。

        至于那行字,他说,“只有三个名字可以出现在你的身体上,父亲母亲还有上帝。里亚斯科斯的文身里面有他和自己妻子的名字,但是我绝不会这么干。女人说不定哪天就从你的生活中离开了,永远不会舍你而去的,只有双亲和上帝。”

        他是个虔诚的信徒,“我知道他一定在那里,因为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我。”恩朗说,“生活中多少困难的时刻,是他帮助我度过。家里以前很穷,父亲一个人的工资养活7口人。然而他选中了我,让我成为改变这个家庭命运的人。我现在赚了很多很多钱,我用这些钱来养家,家里的其他人都不用工作操劳。不仅如此,在喀麦隆我有自己的慈善组织,我力所能及地帮助每一个人。我哥哥有个朋友,我和他并不熟,但是他有一天通过哥哥拿到我的电话号码,在电话里对我说自己需要钱。我挂上电话后的一个小时,就把钱打进了他的户头。”甚至没有问问那些钱的用途,“因为他需要,这是最重要的。他需要这些钱,否则他不会来找我,而我又有钱,为什么不去帮助他?”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