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观察

体坛周报 于涛望在申花挂靴

发布时间: 2010-09-06    来源: 体坛周报

        作为申花队长的于涛,代表球队打满了全部比赛。此前,他创造联赛出场186场纪录后,申花俱乐部还在虹口足球场为于涛举行了一场简短的纪念仪式,铁杆蓝魔球迷在看台上挂出了巨大的纪念横幅。在接过印有“186”字样的纪念球衣后,于涛在现场流下热泪。但在突破了200场的关口后,于涛却淡然了:“200只是一个数字而已,我的梦想是在申花一直踢到挂靴。目前联赛的出场最高纪录应该是邹侑根,好像300多场了。要超越他,意味着我还得每场不落地踢上5年,这太难了。”

  2001年,已经在国青队中名声大噪的于涛从当时的有线02正式加盟申花,“从那时开始,我就打定主意要在申花完成自己的职业生涯。”8年前于涛为申花攻入了第一球,他至今仍难以忘记。“那是客场对陕西,我打右前卫,接到队友传球后,带球到了陕西队的大禁区前面,看到江洪的站位有点偏,把近角露出来了,就直接起脚打球门的右上角,球就进了。”

  于涛说,他的心愿就是在申花退役,然后转入教练这一行,执教也依然选择申花。“我这次有机会来国家队,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扩大视野的机会,多学学多看看,为以后做一点铺垫。”这位申花忠臣甚至都表示,如果将来自己的儿子也要踢球的话,那也只能选择申花。为申花奉献,他连儿子都要“搭上”。

  9年的职业经历,让于涛变得成熟,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国奥的毛头小伙了。“如果说经验的话,我领悟最多的就是球员要学习,要让自己变得有文化。”于涛说自己一直在坚持学习、思考,“看得多思考得多了,对很多问题的观点就会变化。比如面对困难、挫折时,就会有更好的心态,更坚定的意志。对一名球员来说,要想走完职业生涯的道路,这非常重要。”

  2000年,沈祥福率领国青在亚青赛上一鸣惊人,后来凭借着在世青赛上的惊艳,这支队伍被人们冠以“超白金”的称号。于涛便是那支打着361阵型的队伍中的那个“1”,在国青升级到国奥后,于涛也几度打过这个位置。现在,申花队长成了防守型的后腰,从攻击手转变成防守核心,于涛经历了漫长而艰辛的蜕变过程。

  “当时在国奥打突前,我其实承担的是牺牲者的角色。”于涛说,当年的国奥攻击重点是中场的后排插上,他只是一个支点,是桥头堡。“我在国奥进球并不多,主要是掩护,后来随着队伍人员的不断变化,沈指导也让我往后撤,开始打起了后腰。刚开始是相当不习惯的,因为我从小就是前锋出身,梦想的就是攻城拔寨。从一名射门队员变成一名阻截队员,首先自己的心理上就要有大的调整,然后还有位置的技术要求,这个过程当中有过多少反复和波折,也就我自己最清楚。”

  “我现在主要是打后腰,但我同样可以打前腰甚至打前锋,只要教练需要,这几个位置我都没有问题。”于涛笑着说,“我可是个多面手。”

  2004年打完奥运会预选赛,于涛只短暂入选过朱广沪的国家队。2007年6月在济南的一次飞行集训当中,他受伤骨折,此后就再无缘国脚的身份。三年时间里,于涛始终在期待自己第二次在国字号球队中站稳脚跟。“我告诉自己,要相信你自己的实力,总有一天你还会有机会的。现在,高指导给了我这样的机会,但能不能把握住,就得看自己的表现,或许还要一点点的运气。”

  现在29岁的于涛,是国足的老队员了。很多人认为他已经走过了职业巅峰期,现在到国家队也是走个过场而已,但于涛自己却不这么认为。“我对自己还有更高的期待,相信自己能迎来新的一个巅峰,我不想就这么混日子,一个人如果没有了对未来的期许,也就失去了上进的动力。”

  其实,于涛曾因为国字号而牺牲自己的前途。2004年初当,国奥紧张备战奥运会预选赛的时候,于涛收到了法甲马赛俱乐部的合同,当时申花俱乐部都已经同意了,但为了跟队伍一起征战辛辛苦苦准备了三年的奥运会预选赛,于涛放弃了那样的黄金机会。如果当时走了,他现在可能是另外一个模样。“很多人都觉得很可惜,但也不可惜。作为一名球员,为国家效力、为国家牺牲那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唯一遗憾的就是当年我们没有冲出去。”于涛说道。

  高洪波担任国家队主教练以后,就全力打造一支年轻的、面向未来的全新球队,很多老队员都淡出了,一批新生力量开始走上前台。当年81国奥的那批球员当中,目前只有杜威、孙祥和曲波这三名队友跟他在这支国家队中并肩战斗了。“高指导的思路绝对正确,但我也相信自己有机会在国家队立足,我觉得自己的能力不差,经验也足够。国家队明年开始就要打一系列正式比赛,亚洲杯、世界杯预选赛,国家队需要我的经验。”

  “这支国家队踢得相当不错啊!”初体验的于涛很兴奋,“踢得很有模样,新生代球员的技术能力也很不错。我觉得这支国家队绝对有机会在亚洲范围内打出好成绩。”

  最让于涛感叹的是,这支国家队的内部氛围极好,这跟当年的朱广沪的国家队有明显的反差。“这是让我感触最深的一点,队伍内部的气氛很融洽,这是一支球队能走向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我的感觉是,这支国家队内部大家都很平等,相互尊重,没有人耍什么大牌脾气。就算是老资格的队长杜威,也没说对小球员就指手画脚。”于涛强调,他看到了国家队和谐的更衣室气氛,也看到了国家队未来的希望。

  “而且这届国家队中很多球员的实力比我想象的更为出色。”于涛表示,“荣昊和闫相闯确实非常优秀,能力很强,说真的以前我还没仔细关注他俩,这次来国家队,他们在训练中表现出来的实力确实让我非常惊讶。”于涛认为,现在的国家队有好几个位置上的球员在亚洲都是实力一流的。

  “当然我对自己也很有信心。在俱乐部我踢后腰,防守的任务比较重,我的特点就是跑动能力强,防守面积大,我对自己在国家队的位置有信心、有期待。我观察国家队的打法,进攻要求很细,而且整体队形很紧凑,攻击时队形压得比较上,这就意味着在攻转守时两名后腰的防守压力很大,需要照顾的区域也很大,对于后腰的单兵防守能力有较高的要求,我觉得自己的能力和踢法是符合国家队要求的。”在跟国家队训练的几天时间里,于涛在细心观察,得出结论,“我觉得像我们这几个81国奥的老队员,在国家队还是有用处的。毕竟,到了大赛时,经验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