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观察

东体 “铁臂阿童木”复活了

发布时间: 2011-04-28    来源: 东体

  2010年11月10日。

  这个日子,邱添一永远都不会忘记,因为在那一天,医生将他右手手臂中用于固定断骨的两块钢板,还有十三枚钢钉,全都取了出来。而因为那次受伤后的手术,曾经的国青队长,已经远离赛场将近两年的时间了。

  所以,邱添一才会说,拆下钢板的那一刻,自己有一种重新活过来的感觉。

  东方体育:好像你有一个外号,叫“铁臂阿童木”。

  邱添一:是啊,大家都这么叫,可能觉得挺好玩的吧。不过,对我来讲,那种无奈的感觉,可能真的只有自己能够体会得到。

  东方体育:你是在2009年受的伤,为什么恢复了这么长的时间啊?

  邱添一:刚开始受伤的时候,因为要参加全运会的预选赛,医生建议我进行保守治疗,因为一旦手术,肯定会影响比赛。当时自己也小,而且太想打比赛了,所以就没当回事。三个月之后,我的这条手臂,根本就不能转动,因为本来手臂当中的两根骨头,一根是固定的,另外一根是可以活动的,这样才能转来转去的。可是因为我的两根骨头没有接好,结果全都长死了,所以当时右手只能这么直挺挺地伸着,根本翻动不了。

  东方体育:后来是怎么处理的呢?

  邱添一:麻醉之后,医生先是把原来断了的那两块骨头旁边的组织全都清理干净,然后再把骨头弄断,重新再接好,最后用钢板和钢钉固定住,太受罪了。

  东方体育:去年年初,你加盟了申花队,但却很少获得上场机会,跟这条手臂有关系吗?

  邱添一:肯定会有一些影响,比如说在对抗发生身体接触的时候,我下意识地就会想把右手保护起来,害怕万一再碰到了,出现什么新的状况。而且时间长了,可能自己都会有一种心理暗示,所以球员真的非常害怕受伤,尤其是这样大的伤。

  跟许多出自沈阳的球员一样,邱添一开始踢球,是因为他有一个专业球迷级别的爸爸。

  一直到现在,很多人都觉得,邱添一的身材,不太像是一个足球运动员,篮球或者游泳,说不定更适合他。事实上,除了踢球,羽毛球也是邱添一的一大爱好,虽然球技一般,但他却给自己起了个相当响亮的外号——超级丹。

  东方体育:当初怎么会选择踢球的呢?

  邱添一:我爸爸是个铁杆球迷,不过当时他一开始也没逼着我踢球,而是让我在踢球和游泳两个项目中选一个。我觉得球鞋穿在脚上挺帅的,不像游泳,整天都得光着个膀子,所以就选了踢球。

  东方体育:因为踢球,小时候没少吃苦吧?

  邱添一:是啊,因为当时别人都是一个礼拜上五天班,而我是一天都没休息。礼拜一到礼拜五,下午放学后,我爸到学校来接我,然后带我到大院(辽宁体育运动技术学院)去练球,礼拜六是全天训练。不过,到了礼拜天,我爸会自己给我加练,就是找一大堆矿泉水瓶子,装上水之后,让我带球过桩子,所以我一直都是一个礼拜上七天班,呵呵。

  东方体育:选择了踢球这条道路,后悔过吗?

  邱添一:谈不上后悔,就是有的时候,心里也会着急。像原来我们在大连亿腾队的那拨队员,包括于汉超他们,挺早就踢上了中超,而且还进了国家队,说不急是假的。后来自己受了伤,一直打不上比赛,心里确实挺难过的,但是既然自己选择了这条路,肯定就要坚持到底,慢慢地也就挺过来了。

  东方体育:到了申花之后,一开始的时候,你被主教练布拉泽维奇放到了预备队。

  邱添一:相对来讲,中后卫这个位置,任何一支球队,一般都不大会轻易动的,像我这样刚过来的,打不上比赛很正常。后来我去了国奥队,我记得是打完跟湖南湘涛队的那场比赛之后,我就被布帅调到一线队了,因为我在那场比赛进了一个球。其实,那场比赛我进了两个,裁判说我第一个冲撞守门员了,没算。

  东方体育:两场首发出场的比赛,申花队都赢了球,现在大家都觉得你是一员“福将”。

  邱添一:赢球是因为整个球队踢得好,我只是在我自己的位置上,尽量把自己的能力发挥出来而已。

  东方体育:两场比赛当中,你先后跟达卡、忻峰和戴琳搭档,有什么不适应的吗?

  邱添一:这些老大哥的比赛经验,肯定比我丰富,只要按照他们的指挥去做就是了。比赛当中,他们都挺帮我的,就算出现了什么失误,他们也都会安慰我,告诉我放松一点就是了。说真的,别人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在申花这个集体当中,大家都挺照顾我的。就算是比赛没有打好,教练也好,老队员也好,都不会埋怨我们,而是鼓励我们好好打。以前我也在其他球队踢过球,这种氛围,确实是很难得的。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