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观察

《足球报》吴晓晖:申花会狂但不会疯 周军离开后只能骂我了

发布时间: 2018-04-11    来源: 足球报

       周军的离任,让更多人把目光聚焦到了申花董事长吴晓晖身上,被绿地集团派驻申花俱乐部负责管理工作已经四年多时间的他,通过对各种重建工作的事必躬亲,完全拥有了自己在俱乐部管理上的一套成熟法则。足协杯夺冠和周军的离任,对申花和吴晓晖来说,都算得上是一个结点,更是新的起点。那么他如何总结过去四年的管理工作?对周军有怎样的判断?对申花他拥有着怎样的情感?对申花的未来他又有着怎样的期待呢?记者对吴晓晖进行了专访。

   ◆《足球》:到目前为止,在申花俱乐部做董事长已经四年多的时间了,在这四年多的时间里,您有没有感到特别委屈和无奈的时候?

       吴晓晖:如果说完全没有想法是不可能的,我也是有血肉之躯的普通人。但是既然坐在了这个位置上,就知道自己必须要承担的是什么。在我看来,一切也都很正常,只要是对职业俱乐部有直接管理权限的各级领导,都会把挨骂当成了家常便饭吧。

       作为申花这样有着悠久历史的大俱乐部,关注度更高,所以对于各种批评的声音,我们都能正确对待。就是有时候我会比较心疼我们的球员,他们是真的付出了努力,但有时候还不被理解,我们作为管理层,往往会给予他们更多体谅。

   ◆听说您到了俱乐部之后就说自己要扮演服务者的角色,为什么要强调自己是服务者而不是领导者呢?

       刚接手俱乐部,我对足球领域是完全陌生的,那你觉得一个外行的领导,不扮演好服务者,给专业的人创造做事的环境,还能怎么样呢?

       跟申花上上下下的人接触之后,我感觉这个俱乐部的人员架构是完整的,大家做事的决心也是有的,只是需要有人给他们在大方向把关,所以我就说,你们都去努力的各司其职,我们就是要把球队作为核心的工作目标,服务好球队,服务好球迷,也服务好每一个员工。

   ◆外界对于申花这几年诟病最多的就是引援,前任总经理周军被骂最多。您如何评价申花这几年的引援工作?

       作为管理者,我看问题的角度会跟很多球迷都不一样,我知道如果我说比较满意,可能会引起很多人的反感,但结合每一个不同阶段的不同情况,我还是要说,我确实觉得申花过去这几年的工作做得不差。

       有失误吗?有,特维斯。但是没有人做事是可以百分之百成功,这个我也从不否认。但是我不会因为一次失误,就否定周总在引援工作上所有的付出和努力。

       每次引援,大家都只看结果。但事实上外界看不到的是,我们在市场上的竞争力,我们对手的竞争力,我们对于整个队伍长远建设的考虑,以及我们对于资金投入到市场前做的全盘计划。引援,绝对不是简单的谁贵就买谁,或者谁便宜就买谁,如果是这种简单的加减法,那谁都能做了。

       过去这几年,我们的登巴巴、马丁斯、瓜林,不好吗?留下的莫雷诺不好吗?引进的内援,受到批评最多的青岛三名球员,他们也都证明了自己,这些都不好吗?我们自己会有一个总体的盘点,就是我们买来的人,花出去的钱,球员的利用率,绝对都是交待得过去的。

   ◆在内援引进上,申花这几年都没有砸什么大牌,因此也有人说绿地是“伪豪门”,至少比起同城上港要差很多。这是制约了申花在引援对象选择上的重要原因吗?

       绿地每年的投入并不少,但是每个企业投入资金的重点不一样。绿地集团作为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国企,一直倡导要把申花足球做大做强,为其长远发展做出长期努力,因此我们投入资金的更多部分,首先用于内部环境的改造,包括基地软硬件升级、包括内部球员、员工待遇的改善,包括梯队的建设,尤其是在梯队建设上,我们肯定要向豪门俱乐部的标准看齐。

       比起在市场上拿几个亿砸几个国脚回来,把钱花在培养属于申花自己未来的国脚上面更具有现实意义。所以我们在选择引援目标的时候,都是跟申花整体发展思路相结合才做出决定的。周总这几年为此背负了很多误解,我心里对他始终感到有些抱歉。

   ◆当年朱骏撤出,很多人都以为周军也会走,但他为何留了下来,是您对他的挽留吗?

       其实最初我跟周总是在谈判桌上认识的。他当时是朱骏的全权代表,在俱乐部股权转让的事情上跟绿地和各大股东协商,而我是代表绿地一方的。当时他留给我的印象就很好,因为他虽然一直在维护他投资人朱骏的利益,但同时他做事很负责任,也很聪明,一直尽力在把事情朝着解决的方面去引导。

       他一直强调,教练和球员的冬训和新赛季的备战工作不等人,早点解决这个问题,是对整个球队负责,他这个观点让我觉得他做事有一颗顾全大局的公心。所有合同是在大年夜的凌晨两点签署完的,签署好之后其他股东都高高兴兴回家过年去了,而我却没心思过年,因为我被派往了俱乐部负责主持重建工作。

       我想了想之后,便给周总打了个电话,我问他愿不愿意帮我,他欣然答应了。就这样,我和周总,再加上沈祥福沈指导,我们一起吃了个饭,把俱乐部的事情都沟通了一下,然后便开始了我们的工作。

   ◆《足球》:我们来说说申花梯队,4月5日下午,在申花的康桥基地召开了一个对99-00梯队的思想教育动员会,请问为什么要召开这样一个会议呢?

       吴晓晖:这批球员是我们最近几年要重点培养的,因此在各方面都要对他们加强教育和管理。这种教育并不是简单的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必须要遵守怎样的规章制度,而是应该从他们的立场出发,真正的去为他们量身打造一些对他们成长有帮助的教育主题。

       因此,申花对于年轻球员展开的教育,更多是告诉他们身在怎样的一个集体,申花有怎样的历史和荣誉,现在的申花俱乐部是怎样的一个管理理念,作为球员的他们应该遵守哪些纪律,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如果遇到困难,有哪些领导和教练会为他们服务和解决。

       其实我们开这个会的主要目的还是想进一步激发队员们对申花俱乐部的热爱和忠诚,便于他们将来更好地融入到队伍的训练和比赛中。

   ◆对于这批年轻的小球员,俱乐部有什么更确切的培养计划吗?

       大家看到了,我们有多名球员入选U19国青队,并且担任主力。根据我们吴金贵教练的计划,他会竭尽全力帮助俱乐部培养这批球员,如果一切比较顺利的话,可能在赛季中期,也就是二转的时候,就会有球员的名字增补进一队的大名单;如果时机还不成熟的话,最迟明年,这批孩子肯定也有球员会加入到我们的一线队大名单里。

       我对这些孩子充满期待,有一次我跟几个梯队教练们聊起这批孩子的时候,我说,申花现在的梯队终于是完善了,这批99-00孩子如果成长快的话,我可能还能够看到他们出成绩,可是等到04-05那批,希望将来有人替我看到他们的成长。

   ◆为何这样说?听起来有些感伤。

       坐在足球俱乐部董事长的位置上,其实跟主教练差不多,也是随时准备“下课”的。而我能够做到的就是在这个位置上一天,就努力付出一天,而且要竭尽全力为申花的未来铺路。申花足球这些年的发展经历了很多坎坷,也遭遇了很多误解,其实最大的问题根源就在于我们自己手里缺少人才。

       任何一个国家和城市的足球想要发展,就必须有人肯于去做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工作,所以申花现在不仅仅要发展一线队成绩,更重要的是给未来打好基础,这个打基础的时间会很长,但是必须步步紧跟。

       申花未来会有更多的资金投入到青训中去,而青训是见效慢、收获期长的一项工程,但是我依然要坚持。即便将来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不是我了,我也能够给继任者留下一大批宝贵的“财富”,为申花未来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继续绽放做出努力,这也是同样有意义的一件事。功成不必在我。

   ◆对于在职业足球俱乐部工作和在一般的国企工作,您有什么不同的感触?

       最大的不同应该说是做决策频率的不同。在企业工作也要做很多决策,但是这个决策的周期没有俱乐部这么频繁,企业的计划基本上还是有一定的周期性,比如月度、季度和年度,就算是考试,也有一定的准备周期。

       但是足球俱乐部则不同,每周都要迎接一次考试,考好了也没太多时间庆祝,考砸了压力就大了,还要争取下次考好。每一次决策,无论大小,最终可能都会对考试成绩产生影响。在足球圈,决策者往往挨批评的次数要比受到表扬的次数多很多。

       有一次我跟一个评论员开玩笑:“我说我现在有个事情要决策,要不你来做。我保证,不管你怎么做,如果让我站在批评者的角度,我都能找出你决策失误的理由。”所以说,批评很容易,但是真正去理解一个决策人做决策的出发点并且给予客观的评价,是不容易的。

   ◆《足球》:有人说管理足球俱乐部最大的难点,就是各方的利益不好摆平,球票和球队衍生品销售、引进内外援、购买设备器材、跟球员谈合同……各个环节都有利益,那么你如何做到让大家以俱乐部利益为先呢?

       吴晓晖:无论是管理足球俱乐部,还是管理一个企业,如果想要企业健康的发展,企业文化建设非常重要,企业带头人的一言一行也非常重要。我不管什么利益,我只跟俱乐部所有人说,在申花俱乐部最大的利益必须是俱乐部的利益,任何人,做任何事,必须要保证俱乐部的利益最大化。

       比如我们每次引援收到报价后,我都会不停地要求压价压价,不停地问“还有多少水分,再挤一挤”。外面对于我们很多引援价格的报道都是不准确的。俱乐部利益最大化还有一个体现,就是每个人必须都真心诚意为这个俱乐部付出。

       就我个人而言,只要是对俱乐部有益的事情,我不会考虑自己的职务或者面子,该冲到一线就必须冲到一线,该说的话就要去说,该做的也会毫不犹豫地去做,在关心一线队的同时,对于所有为一线队服务的人员,他们的工作生活需求,也都放在心上。

       因为一个球队取得好成绩,肯定不止是场上这些球员90分钟内的努力就足够的,在他们背后为他们默默付出的所有人,都是值得被尊重和呵护的。所以作为管理层,在资金上严格把控,在用人上不能只索取不付出,时间长了,俱乐部的氛围自然就好了。

   ◆您心目中对申花的理解是什么?比起其他中超球队,申花能够给予球员的环境有什么不同?

       在做足球管理者之前,我也看过申花的比赛,对于“不狂不放不申花”这句话,我听说过,但是在没有陪着申花亲身经历一些事情之前,是不能够完全理解这几个字的涵义的。当我跟申花一起走过这几年之后,我对这一切都有了更深刻的体会:申花是一个充满激情、凝聚力、战斗力和有温度的俱乐部。

       我在过去几年的管理工作中一直强调,申花一定要做一个“有温度”的俱乐部,这是我们经营俱乐部和吸引人才过程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我一直努力营造的就是“申花大家庭”的概念,这个概念放在中超也许并不新鲜,但是想要真正给球员这种家庭的感受,是需要所有人一起付出努力的,这种氛围,也只有深在其中的人才能感受到。

       从管理层来说,我们每引进一名球员,无论是内援还是外援,我们都会最大限度地对他们的未来负责,这点我相信我不用多说,在过去这几年,我们是如何对待我们的内外援的,大家都看在眼里了。我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阐述了,申花给予球员的环境究竟有何不同。

       徐指导和99-00这批孩子的家长,能够最终放心把孩子们的命运和前途交到我们手里,我们更是深感责任重大,所以从一开始,就会非常认真谨慎地对待他们,只要他们的发展好了,申花将来还会吸引到更多人才。

   ◆申花在未来几年的发展有着怎样的计划呢?今年还会继续争取亚冠名额吗?

       绿地集团张玉良董事长在我们刚刚接手足球俱乐部的工作会议上要求,三年内要求俱乐部必须出成绩,我们在第三年的时候拿到了联赛第4名,实现了从最开始接手的保级队,到拿了亚冠资格赛名额,这也算是一个进步。只不过有点可惜的是,首度重返亚冠赛场的成绩不算理想。

       我们在第一个三年过去后,又制订了一个“新三年”的目标,这个“新三年”的目标之一,就是想为俱乐部夺一个很有分量的奖杯,而“新三年”开始的第一年,我们就拿到了足协杯冠军,那么接下来,我们肯定还要继续努力。

       可能凭借我们目前的实力,想要争取联赛冠军奖杯不是很切合实际,但是我们不会放弃这样的追求和努力,而这种努力肯定是要建立在稳扎稳打的基础上,我们不会走捷径。争取亚冠资格,这会成为我们一个常态性目标,每年都会朝着这个目标去努力。

   ◆尽管体育总局和足协层面,已经在进一步限制中超的烧钱现象,但其实强弱态势已然形成。那么在未来引援越来越难,甚至有钱都砸不出去的市场大背景下,申花有怎样的引援策略?

       我们会依据三条原则:第一,继续保持自己一贯的理性原则,只买对的,未必一定买贵的;第二,严格按照教练组的要求来制定未来引援名单;第三,加强内部挖潜,尽量多给我们队内有实力的年轻球员更多机会,这个主教练吴金贵已经有所计划。

       凭借我们申花这几年树立起的良好口碑,以及我们对于球员的真诚,我们还会继续做好自己的引援工作。申花的口号是“不狂不放不申花”,在俱乐部运营层面,“我们会狂,但是不会疯”。

   ◆在这几年的足球工作中,您有什么遗憾的事情吗?

       唯一的遗憾,可能就是放走了周总,当我做出了同意他离开的决定之后,我告诉自己,这几年我问心无愧,所有的事情都是以俱乐部的利益最大化为前提的,但惟有放走周总这件事,我可能是“伤害”到了俱乐部的利益。但是从人性的角度来说,我很理解他的离开,换一个空间,换一个地点,以周总的能力,我依然坚信他能够证明自己。

       只是在我看来,现在大连足球的环境,其实比绿地刚刚接手申花时还要困难,因为那时候的申花无论人才怎么流失,至少有两点是好的:第一是一直在中超,第二是当年冬训周总一直跟着,并没有因为俱乐部股权的转让而影响备战质量。

       申花用了三年的时间重返亚冠赛场,所以大连重返顶级球队也需要一个周期,如果想要周总能够在新的岗位上做出成绩,需要给他时间、绝对的信任、足够的耐心。祝福周总,祝福大连早日重返强队之列。

   ◆周军离开之后,有人调侃道,他这一走,万一比赛再打不好,都不知道骂谁了!

       骂我,肯定是骂我!骂周总那些话我都准备接着了,什么乱买人啊,什么吃回扣啊,赶紧下课滚蛋啊!一开始大家骂他,但是发现越骂他位置反而越稳,后来发现是我在力挺,然后就连我一起骂,我们一直是一个“挨骂组合”。现在他离开了,那就只能骂我了。(笑)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