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花新闻

《新闻晨报体育》独家专访|解禁令产生的背后,听吴晓晖和周俊辰讲述过去七个月那些事

发布时间: 2019-04-11    来源: 新闻晨报体育

       今天,中国足协发布的一纸解禁令宣告申花19岁的小将周俊辰终于结束了长达7个月的禁赛期,提前5个月恢复了“自由”。

       为什么会作出这样一次“减刑”?在这背后中国足协、申花俱乐部和球员本人又作出了怎样的努力?本报采访了俱乐部董事长吴晓晖和球员周俊辰,听他们还原过去7个月里发生的那些事。

停薪停赛但不能停训

       周俊辰后来告诉过身边一些亲近的人,当人在真正遇到大事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一定不是别的,而是懵的,头脑一片空白的那种懵。这是他在去年9月17日用亲身经历得出的体会。        

       “这天下午有一场青超比赛,我看完比赛出去吃个饭,半路就收到罚单,直接赶回了康桥基地。”回去的路上,他突然打了个哆嗦。“奇怪,”他想,“这个天怎么会打哆嗦?”本来他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认为就是集训期间态度不够端正,违反队规出去吃了顿火锅。直到这时他才感到害怕,这是他此前18年的人生里头第一次被恐慌攫住,这种恐慌感从头到脚呈放射形蔓延开来。

       “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回到基地后的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个人枯坐三小时,“想哭,但又哭不出来。”当晚9点多,俱乐部董事长吴晓晖、常务副总朱骏炜、领队毛毅军等人分头赶到基地开了一个紧急会议,他的父母也来了。所有人见面的第一句话都是“没想到”。这是俱乐部高层第二次为这事开会了,周俊辰他们几个人从泰国回来当晚已经开过一次会,会上宣布了俱乐部对几名违纪球员的处罚决定。

       “从我们的角度来讲,周俊辰是一个特点非常鲜明,也有一定个性的球员,我们不希望因为出了这样的事就把他荒废掉。”董事长吴晓晖说,俱乐部的态度很明确,就是要对他进行“帮教”。

       停薪立刻停掉了,停赛也按照中国足协的要求停了,但训练我们一天都没有让他停。不但没停,教练组反复商量,帮他制定了针对性的训练方案。正常球员一天一练,但周俊辰基本都是一天两练。这名球员优点很突出,速度快,突破有比较鲜明特点,但他也有很明显的不足,就是比较散漫,对自身要求不高,还有就是体能很差。”

       针对他的弱点,教练组对他进行了12分钟跑的特训。“我之前的体能是很不好的,12分钟跑也就2800米的量。李指导(李诚铭)就天天陪着我跑,练了一个月,终于拉到了3200米。”跟队训练中,周俊辰被要求跑动距离必须达到中上,“因为我们穿的背心都有数据统计,现在我的各项跑动数据都可以保持在前三了。”

       赛季结束,一队放假一个月。“我想,自己的体能好不容易拉上去,一放假就等于之前都白练了。”周俊辰心里有一种急迫感,他打电话给李诚铭,问他自己一个人该练些什么,李诚铭的建议是让他可以先缓一个星期,毕竟之前心理遭受打击,练得又十分苦,这时候是需要一点时间休整的。他不肯,他觉得停下来自己的心里会慌。

       “刚开始的那个星期,每隔一天就去基地,跑一跑,动一动。一星期之后,李导那个队要备战U23联赛了,我就跟着U23的队练,练了一个礼拜,他们参加比赛去了,然后我就跟着U19,又军训了一个礼拜。”

       球队重新集结后,他随队前往西班牙冬训。“以前跑步他都是落在后面,这次冬训他的转变就很明显了,经常跑在队伍前面。”吴晓晖注意到。主帅弗洛雷斯无疑也很欣赏这名年轻球员,几乎每场热身赛都会给他上场的机会,西班牙人在冬训期间不止一次向管理层提出,“是不是可以想想办法,让他早点回到赛场。”

“你不要记恨任何人”

       “曼谷杯”期间出事以后,周俊辰接到的第一通电话来自申花副总朱骏炜,叮嘱他事已至此赶快诚恳认错,尽一切可能去把事态化解到最小。而他第一通主动拨出的电话则打给了徐根宝。

       “我以前在崇明也经常犯错,徐指导教育我的次数很多,所以出了事的第一反应就是想听听他怎么说。”罚单出来以后,根宝又专门找他关照了一句话,说的是“不要记恨任何人。”

       “他告诉我处罚结果出来之前,自己就已经知道这次罚得肯定会很重,但他当时不想告诉我。他关照我,千万不要记恨任何人,不要把这件事想成是有人故意要弄我,‘他们都是想帮你’,他这样对我说。”周俊辰的父母一时无法接受这个结果,他们怀疑,是不是有人想故意整自己的儿子。

       “事情刚发生的时候,俱乐部和球员肯定都有很多想法,但现在回过头来看,这次处罚确实起到了让他警醒的作用。”吴晓晖说,“如果停个三、五场,未必能给他的思想形成这么大的冲击,他可能也不会真正发自内心去审视自己的错误。”

       在开出这张重磅罚单的大半年时间里,足协一直密切关注周俊辰在身心上的转变。吴晓晖记得一名领导曾回复过自己一条消息,“他在消息里说,处罚周俊辰不是最终目的,而是希望年轻球员改正错误并让自身得到提高,他们都希望他能越来越好。”

       足协过去七个月的时间里多次听取申花俱乐部对周俊辰进行帮教的情况,并提出了中肯的要求和建议。与此同时,申花一直在为了让球员早日解禁和足协进行不懈争取。俱乐部高层基本每个月要去一次北京,汇报周俊辰的训练和思想情况。

每月交一份思想汇报

       “在他的训练上,教练组抓得很紧,我们也可以看到他一天天在进步。但是思想上,他是不是真的进行了反思?我们也很想了解他真正的思想状态。”吴晓晖回忆,从收到罚单至今,俱乐部要求周俊辰每月交一份思想汇报。

       “他真的是每个月都非常认真地作出了总结,我们也感到很欣慰,至少这几个月对他来说没有荒废掉。不管从思想觉悟上还是体能状况,包括球技都有了明显提高。”

       作为周俊辰而言,一个年纪很轻却已经以有性格出名的球员,他是不可能在第一时间就接受现实并迅速振作的。刚收到罚单那两天,助教李诚铭曾找他谈过话。“教练组允许你用一到两个月来缓冲,但在那之后,你必须振作起来,绝对不可以就这样自暴自弃。”

       周俊辰说,他在此后度过了人生中最昏暗的两个星期,“我没有出过基地大门,正好那阵子球队打客场,基地也没什么人。我就觉得,不想把自己暴露在外面。”但颓废也只持续了两个星期,“后来冷静下来想,其实这件事来得早总归比来得晚要好。我刚开始踢上中超,有还算不错的表现,网上开始渲染,自己也开始飘了,摆不正位置了。这时候正好当头一棒敲下来,让我冷静冷静。”他承认,导致自己飘飘然的另一个因素是薪水突然间的大幅增长。“我们在崇明基地的时候,一个月拿一万块钱,来了申花以后这一下子……就收不住了,上头了。”

       徐根宝后来也对他说,就他这种容易上头的性格出事是早晚的。晚出不如早出,现在问题也还不是顶顶严重,算是回头还有岸。当年在崇明的时候根宝就曾经评价周俊辰,“跟同年龄的武磊比起来,球不比他差,甚至比他更好。但如果想踢出来,就必须克服自身的性格,只要能改掉性格上的毛病,以后的成就不会低。”

周俊辰现在想起来这番话啊,心里只觉得,真是五味杂陈。他的性格是支撑自己走到今天最关键的因素,如今险些又将其摧毁。


自述

换个人他未必能坚持

       我和武磊的性格很不一样,当然,不一样的还有我们先天的身体条件。曾经有医生说,我最多长到1米6。对于球员来说,等于被判了死刑。这年,我不到13岁。

       去崇明之前,我在江镇呆了一年,代表浦东和市运会冠军杨浦踢了场比赛,6比4还是6比5赢了,我进了5个球。当时球队主教练说,“有这样的队员,我做梦都会笑醒。”我自己的感觉更别提有多好了,这点小小的成就感把一个很显而易见的现实掩盖了——我的身高将成为日后的硬伤。一年后到了徐指导那里,开始踢全国比赛了,一出去就觉得怎么对手一个个都那么壮那么高,因为身体差太多,这球一下子就踢不来了。有一年多的时间,我觉得自己在球队里是个无用之人,更恐怖的是,我发现自己长不高了!

       在江镇的时候我们就测过骨龄,那时候我11岁半,测出来的骨龄是12岁。又过了一年我12岁半,骨龄达到了13岁半。中间这一年我身高几乎一点没长,1米5不到的样子,光长骨龄了。骨龄的迅速增长只能意味一点——这样下去我就长不高了。

       当时有医生说,我最多长到1米6,不可能再通过自然发育长高了。怎么办呢?我每天要吃7、8粒长身高的药,没用。爸妈又带着去儿童医院看,医生说这种情况只有靠打针了。要打两种针,一种是每月去医院打一次,抑制骨龄发育;另一种每天自己打,去教练房间拿药和针管,往自己肚子上打,促进身高增长。这种针打完之后很明显的感觉就是膝盖酸,一天训练下来那种滋味真的是!但我要踢球,我得长高啊!还真有用,打了一年,长了大概15公分。

       然后又打了半年,这时候不对了,人开始发胖了,因为里面都是激素嘛。一下子胖出来差不多30斤,那时候测50米,我连彭鹏都跑不过。跑又跑不动,加上性格从小就这样,训练经常和教练对着干,当时带我的教练就跟我爸妈说,“你们儿子我管不了了,你们要不就送去西班牙吧。”那时候正好有个万达计划嘛,家里也犹豫,要不要让我继续踢球。我爸自己以前也踢过球,他说,“我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已经没希望了,不如趁早回来读书,反正也是踢不出来的。”

       队里当时也并不看重我,因为有刘若钒。可是我喜欢踢球啊,喜欢一个事你就是想坚持,讲不出别的任何理由。我身体发胖这件事教练肯定要和徐指导反映的,意思这个球员还有没有培养价值之类的。有一天训练当中一对一,徐指导正好在外面看,我这人从小就有表现欲,就拼命表现给他看。他看完和我们教练说了一句话,“这个小孩还是有潜力的,不要放弃他。”

       因为这句话,给了我坚持下去的动力。我先从减肥做起,很快体重就减下来了。后来刘若钒去申花了,我的机会也慢慢来了。

       从2011年到2015年这几年,其实我真的……很不顺,换个人他都不一定能坚持。直到2016年,这年我们去了西班牙集训,这年突然我就开窍了,后来一路越走越好。这件事发生之后我很认真地找过原因,因为是在经历了这么多年的迷茫和挫折后突然就一帆风顺了,心态上有这样一个急剧的转折,你说我是被冲昏头脑也好,把心里面憋了这么久的一些东西释放出来也好,我觉得这事情里有一种必然性。

       但真的很蠢,这一路走到今天,自己比别人多付出多少,而我竟然蠢到差点亲手把这一切都毁了。

“感谢申花没有放弃我”

       犯错的是球员,但锅还得俱乐部来背。很多从东亚时期就关注他的球迷忿忿然,“在崇明好好的,一去申花就出事,肯定是被带坏掉了。”

       “其实我在崇明犯的错误不少,”周俊辰说,“但崇明是一个封闭的地方,徐指导是为你扛起那片天的人,有什么事他就自己解决掉了,他会尽量去保护我们。来申花以后发生了这事,俱乐部也想尽力保护我,但这是开放的天地,发生在这里的一切不但被暴露在外,而且被放到了放大镜下面。其实出事以后,俱乐部能为我做这么多,我是很感激的。”他觉得,自己虽然是作为希望之星来到申花,但毕竟还没有在球场上作出什么了不起的事,照理说,俱乐部如果就此放弃他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解禁之后,他预料自己的比赛状态一时半会肯定会受影响,“但是,我知道自己的精神状态和体能肯定会是最好的,因为过去这大半年里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复出这一天。”

       会在球场上可以收敛自己的性格吗?“不会。”他否定得坚决,“我犯的错误不是在球场上,踢球是需要激情的,球场上就是要放得开。但生活里面确实因为这件事情要吸取教训,不能再像以前这样高调了。我直到现在才懂了一件事,一个真正牛X的球员,一定是场上有舍我其谁的霸气而场下低调的。”

未来还很长,他知道,并因此笃定。“罚单下来以后,定哥(曹赟定)跟我说了一句,‘你还年轻,还能允许你犯错误,但犯了错关键的是要从里面吸取教训,这样错误就没白犯。’他跟我约定,等过个两、三年,我们这批小的和他们这些中生代一定要踢出个样子来,为申花争个冠军。”

       如果说禁赛期里还有什么慰藉,那就是梦想一下未来,长长久久的和申花联系在一起的未来。

       “来申花之前成指导找我聊了两次,他的态度是希望我去上港,但还是尊重我的决定。我说,‘希望自己的选择是对我来说最好的,也是我真正想选择的。’因为那时候本来敲定我要去上港的,徐导是让我去上港,但吴总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想不想来申花。‘如果想来,我们就去做工作,有困难我们一起克服,只要你想来。’我说,我太想来了。现在呢,我只想呆在申花,一直呆在申花,别的队我都不去。这个时代从一而终的球员太少了,但我想成为那一个。”


       在99/00这一批球员的竞争中,周俊辰因为一纸罚单暂时落后了,但他会努力赶上去。

       “朱辰杰他们现在已经走得很好了,但并不见得我以后就走不到这一步。”


最新文章